廣告
廣告
沉痛哀悼同輩的楊千里通信老兵!
通信產業網|2020-03-12 16:57:14
作者:李進良來源:通信產業網

【通信產業網訊】(中國電子科技集團公司第七研究所教授級高工 李進良)今天下午收到朋友微信告知:“今凌晨楊千里部長過世了”的消息,深感悲痛。雖然我們都是同輩搞通信的老兵,早期交往并不多。但是我與他的夫人謝家瓊早在19院研討戰術電臺系列時就認識,她了解我在寶雞769廠的工作與遭遇,推薦我調到廣州7所去開發寬頻段電臺幫了大忙。

大概在上世紀八十年代,有一次在異地開會,會后,飛機不能起飛,只有我們兩個滯留在當地賓館好幾天,那個年代因工作性質不便交談業務,就天南地北神聊。我聊到1947-1948年在長沙廣益中學讀高中時,跟隨同學禮拜天上午到附近的福湘女中向一位老修女miss Mike聽英語,講解圣經,大概有十來人,時間長了慢慢熟悉了,她見我個子瘦弱,就送給我一瓶紅色維他命丸,后來我到北京就讀于清華大學,關山遠隔中斷了聯系,我有時會想起那段聽講圣經的寧靜時光和她對我慈祥關照的情景,眷念她現在何方?我與楊千里便談起了這段往事,想不到他也聽過Mike講解圣經,印象深刻,他告訴我解放后Mike就回美國了,有一年他去美國還特地到了Mike的墓地吊念,我感到悵然。轉念人間世事就這么巧,茫茫人海中居然楊千里會見到Mike靜靜躺在故土向她憑悼,這也安慰了我懷念的心情。

九十年代我國移動通信運營業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;可是偌大的市場卻沒有帶動中國通信工業的崛起,相反,原電子工業部的一百多個企業大都舉步維艱,陷于困境,甚至倒閉破產。這種強烈的反差,不能不引起業界憂思:中國移動通信丟失了第一代,錯過了第二代,第三代怎么辦?我作為無線電通訊的一名老兵,為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而憂與思,力推中國3G標準TD-SCDMA一統華夏,為民族通信產業的自主創新而鼓與呼,其中有憤怒,有喜悅,更有期盼,我曾放聲吶喊,也曾致信楊千里,從而獲得了他的理解與贊同。

楊千里是中國衛星通信的開創者,連續20余年擔任中國衛星應用大會主席。2012年2月我曾為了中國自主研制的衛星通信設備,陪同深圳廠家去拜訪他得到了他的指教,提供了如何推進的建議。

楊千里為人謙和,樂于助人。2019年通信產業報為建國七十周年大慶征文,我寫了《我在朝鮮戰場修電臺》,后來又發表了《朝鮮戰場電臺維修日記主人塵封的故事》,文章中提到尋找原通信兵部石磊參謀,多年沒有聯系,音信全無,便想到楊千里是通信兵部老領導,10月8日就發信請他幫忙,立即收到他的答復“你做的事情很有意義的。關于石磊參謀,我設法打聽一下。事隔久遠,也不一定能打聽到!”不久就告訴我石磊同志早已去世。是援越時,過河,船翻淹亡的!幾經折騰,終于經他牽線與石磊妻子聯系上了。

楊千里這位通信老兵獻身國防,功勛卓著,致力通信,鞠躬盡瘁,是我們通信業界的楷模。俱往矣,我們這批新中國培養的第一代大學生,雖然歷經坎坷,把我們的一生貢獻給了祖國,無愧于培養我們成長的師長。今已天人永別,面臨疫情隔離,只得用微信表達我悼念之情,對他的家人致以誠摯的慰問!讓我們在心底為楊千里祈禱吧,愿他一路走好!

1

責任編輯:崔亮亮

【歡迎關注通信產業網官方微信(微信號:通信產業網)】

版權聲明:凡來源標注有“通信產業報”或“通信產業網”字樣的文章,凡標注有“通信產業網”或者“www.762814.tw”字樣的圖片版權均屬通信產業報社,未經書面授權,任何人不得復制、摘編等用于商業用途。如需轉載,請注明出處“通信產業網”。

發表評論
合作伙伴
×
长城汽车股票代码